教育新闻
学院首页 招生专业 成考简章
自考简章 常见问题 网上报名

学生成绩是一种隐私

来自:武汉大学成教网   2019-07-25    浏览

学生成绩是一种隐私
 
日本高校发布的录取榜单,只有学生的考号。
 
期末考试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让很多学生苦恼的不仅是考前复习,更是考试后的成绩大排名。近日在网络上出现一个热点话题——从小学到大学,很多人都经历过“成绩放榜”。不少人认为,成绩放榜是对学生的一种恶性刺激,“这应该是属于个人隐私”;也有人认为,这保证了成绩的公开透明,同时也是对学生的一个激励。实际上,不少国外教育系统也因是否应该公开成绩产生争议,很多学校用另类的方式让学生明白自己目前的排位。有教育专家认为,成绩放榜在学生成长的不同阶段有不同意义。
 
韩国:成绩是一种隐私
 
在韩国,一般学校不会擅自对外公开学生考试成绩和排名。依据《学生人权条例》,学校应对成绩、排名等学生个人信息进行保护,不得以任何形式对外公布。2010年,韩国京畿道教育厅首次开始实施这一条例。目前,首尔、光州、全罗北道等地区的教育部门纷纷跟进制定了类似规定。
 
 
今年6月初,首尔一所高中对外公布了期中考试全校前60名的学生名单和成绩,引发学生和家长的强烈不满。有家长抗议,难道不在排名里的就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每名学生都有优点和才艺,学校却只单一化以成绩来评价。首尔市教育局有关人员表示,该校行为违反了《首尔市学生人权条例》,将立即采取措施督促该校进行整改。
 
虽然受条例约束不能公开成绩,但韩国学校会根据成绩来对学生进行分层管理,类似于中国的“重点班”,但会更细致地分类到每个科目。比如,很多韩国高中会根据学生的数学、英语等某一学科成绩,分为两三个教学进度不同的班级单独授课。为减少学生的心理负担,学校安排只有在几门主要学科上课时分班,其他时间还是在原班级上课。
 
英国:与家长私下讨论
 
英国“高考”是全国每年都会关心的话题之一。每到8月,英国会公布中学会考(GCSE)和大学入学考试(A-level)成绩。在英格兰地区,政府教育部门会汇总约4000所中学的成绩,公布没有达到学生合格比例目标的中学。
 
但具体到每个学生的成绩,看重隐私的英国人认为是不应该相互打听的。外界能看到放榜当天的电视直播,一些愿在镜头前晒出成绩单的孩子谈对考试结果的看法。多数英国人,尤其是家中有考生的家庭会关注这些报道,但他们和学校都不会轻易对外界说身边孩子的考试情况。在考试结束后,英国中学会安排考生和家长与学校老师见面沟通,单独讨论考试结果,但不会公布班级成绩排名。
 
日本:发榜时只能看到考号
 
日本的“高考”发榜季是早春,各大名校前挤满了家长、学生和记者。像东京大学等顶尖大学的发榜镜头,几乎每年都会登上电视。这些大学在门前会架满密密麻麻的名单,写上被录取的考生考号。虽然公布的并非真实姓名,但也有一些学生认为会造成心理压力。已经大学毕业的秋子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忆起自己考大学时的情况说:“有时候和同学在一个考场,周围人的考号都知道,最后还是会知道谁没被录取。”
 
日本的私塾(升学补习班或预备校)在成绩放榜方面显得更加“残酷”。私塾因独立经营,为提高知名度争取更多学生,所以常采取实名公布制。每年私塾都会实名公布考生的升学结果,直接把排行榜张贴在走廊甚至大门外等公众能看到的地方。有些排行榜仅写姓名,有些甚至会附上考生照片。
 
除公开放榜外,也有一些教师会在考后发答卷的时候,在课堂上按成绩顺序发布。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的江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考后听老师点名拿答卷,如果自己迟迟没被叫到,心慌是肯定的。“虽然没有公开具体成绩,但是这样让我们有很大心理压力。”
 
美国:排名决定成绩
 
在许多人眼中,重视素质教育的美国初高中不会用成绩来增加学生压力。但在美国圣迭戈一所高中担任数学老师的戈登表示,自己每学期会给学生布置超过20次考试,同时“技术性”揭露成绩让学生更好地了解学习情况。戈登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教师不会直接在班上公布成绩,这违反学生隐私保护条例,但大部分教师会公布班级整体表现,如最高分、最低分、平均分,每个分段有多少人等,甚至每个小节作业都会有相关数据。“良性且具有保护性的竞争对高中生十分必要,毕竟他们很快将在申请大学时面临残酷的竞争,这样技术性地公布成绩的方式通常让班级整体表现越来越好。”
 
进入美国大学后,很多人会迎来新的成绩烦恼。不少课程会采用“正态分布”,而不是“绝对分数”的方式决定成绩。换言之,学生的最终成绩并不是试卷上答了多少分就是多少,而要看在班里的排名。“参加这种课程的学生心理压力非常大,即使在测验中获得90分,如果同学分数都很高,可能只是个B甚至C。”在密歇根州立大学就读的李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类课程对学生来说几乎没有太多隐私可言,大家都处在相互竞争的状态。“教授为了方便拉开成绩分布,通常会将考试做得非常难。”
 
放榜在不同阶段意义不同
 
针对成绩是否应该公开放榜,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与改革研究所所长吴霓认为应分为“义务教育阶段”和“非义务教育阶段”两部分进行讨论。他在2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在义务教育阶段,主要强调学生在基础知识、基本能力和方法、素质发展等方面的发展情况,成绩只是其中一方面。对于这一阶段的学生来说,“公开放榜”可能给他们一个“好中差”的心理暗示,不利于身心健康发展。
 
“对于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如高中以上,公开成绩榜会带来‘群体效应’,一定程度上起到激励作用。”吴霓告诉记者,高中生面临高考升学,掌握成绩的整体情况对于报考志愿以及激发学习动力会产生促进作用。
 
吴霓认为,学校的评价体系应该多元化,在学业之外,学生的动手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兴趣爱好等方面都是诸多衡量标准之一。这样一来,即便“公开放榜”也不会给学生造成太大压力。吴霓表示,学校也可以采取与学生私谈、给出分数范围等做法,由老师引导学生下一阶段的努力方向。

Copyright 2009-2021 武汉大学成考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为武汉大学成考交流信息网站,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